我的2012

今年无法进行排名,只能流水账了。

死飞

2012,是我成长最快的一年。CityBikr同时作为我的动力和支柱,让我性格变得相当开朗,结识了很多朋友。2012的第一天就是在爆竹声中咔嚓咔嚓捏着朋友们的照片中开始的。除夕夜和F5的亲朋好友一大帮吃铁板烧,人生第一次清酒喝到吐。吃完后转场到Nelson家,Adam知道我喝得烂醉,硬要把头盔给我戴。于是一行人微醺而欢乐地骑过上海,到上海著名的老外竹三轮家庭的楼顶露台看新天地的烟火迎接新年(完全没有想到一年后将在新天地工作)。就此开始,和F5及亲朋好友的关系越来越近。后来还经常一起去C’s和育音堂clubbing。

更多照片可以看CityBikr我的Flickr

成都-西岭雪山

过年回家去了成都,游了一趟宽窄巷子。感觉发展很快、变化很大,但还是不喜欢这样一个灰蒙蒙的城市——目前看来这个决定非常正确。回家后拿了小时候家里常用的理光旁轴机(其实就是傻瓜相机),开始拍胶片。还和偶们坨几个人一起去了西岭雪山,真的是每次回去爬山都能见到雪。(11年去的是峨眉山)

TED

4月作为摄影师参加了TEDxShanghai。作为非官方TED活动,规模居然非常宏大。而且又近距离接触到了Jimmy Choo。虽然2011年在广州也近距离见过,不过这次规模场景大多了。更多照片可以看Flickr相册

Continue reading

我回来了 – 暨我的2011

一切都从大四的东南亚之行开始,过去了5年像一颗海绵,走南闯北飞速成长。从一个文字化音乐化的大脑变得原来越视觉化。再加上各种social media平台的泛滥,越来越少有时间静下来回放自我成长的历程。

掐指一算,差不多三年没写博客了。因为有了social media,平时唧唧歪歪发照片都到微博和Facebook,几篇博客草稿改改删删,最后也都放置一边。最近越来越觉得再不整理一下自己的大脑,就会变成一团乱麻,或许重新拾起博客才能理清思绪。况且那些疯狂又欢乐的青葱记忆,不快点记下来的话怕是就要随着岁月流逝了。

翻翻之前的文字记录,觉得自己真是太过幼稚。之前一度想放弃这个网站,另开一个博客,因为不好意思把几年前天真的自己展露。后来又一想,看看十几年前的照片,每个人都是一样土冒一样傻,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。也许同样傻傻的你有自己的私密日记,但我这样一个公开的记录未必不会更好。

回头看看07-09那几年稚嫩的年末总结,不禁觉得自己成熟了不少。今天终于能够做完所有事情,静下来翻看整理照片。

2011年 苏醒

伴随着夏天失望的泰国之旅,还把单反浸在了海水里,没有了相机的我似乎走到一个抑郁的低谷。夏末,我买了新的60D,开始在街上抓怕骑车的身影,开始了CityBikr城市骑车人之旅。第一次上街,就拍到了Bakas,一个来自立陶宛的摄影师,以致后来通过他和一帮爱好摄影的朋友的艺术展,又认识了更多的德法意朋友。与此同时,在挖掘上海自行车情报时,发现了People’s Bike人民自行车的网站,后来鼓起勇气参加了他们圣诞节的Beer Bash,认识了Factory Five,于是和Jeff, Tyler, Drew成为了朋友,一帮亲朋好友也混熟。

自从开始做CityBikr这个小项目以后,我就像打了鸡血,睡虫变蛟龙,变成了一个非常外向、自信、招摇过市的人。朋友多了之后,我越来越觉得男友这么不靠谱,应该早日远离,后来果真就漫漫疏远了。其实多出去交朋友、勇敢去做CityBikr,还是多亏他最初的鼓励。

后面几天我会回顾一下毫无音讯的两年。